股票怎么玩

下半年货币政策可能趋向收紧

未知

  前几天看到一个新闻是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下半年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暂无必要加码”。
  马先生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关于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实际上就是我们制定货币政策的咨询议事机构。
  这个委员会的成员如下。
  马先生作为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的一员,他的公开言论,应该来说对于我国货币政策的未来走向是有比较大的参考意义。
  我之前文章也提到过下半年货币政策不太可能进一步放松,反而有可能适度收紧。
  所以今天也就马先生发表的一些言论,结合我国当前的经济形势,做一些综合分析。
  马先生首先对下半年的货币政策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
  上半年的M2增长速度要比名义GDP增速高12%,而正常情况下M2增长速度应该跟名义GDP保持一致。
  2009年搞4万亿的时候,当时M2增长速度和名义GDP增长速度的差值是17%。
  这实际上意味着当前的货币政策给经济刺激力度,相当于2009年的2/3。
  而随着我国疫情得到控制,经济也基本从骤然暴跌的谷底里,走出恢复阶段,所以马骏认为下半年不需要再搞更大力度的刺激。
  他同时提到,如果下半年搞更大力度的货币政策刺激,可能引发的一些负面后果,其中重点提到了房地产泡沫、股市泡沫
  这实际上意味着,我一个月前不断提醒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放任房市和股市疯涨下去,那么所造成的全面资产泡沫化问题,将给经济造成致命伤害,这样的问题上面是有注意到,并且高度警惕。
  所以上个月,关于股市的一连串降温措施,还有对房地产的严控措施,陆陆续续出来,也就不奇怪了。
  而这些对股市和房市的降温措施,其实最有效,也是最有力的,还是看央行放水的态度。
  全世界经济通用的一个认知就是,资产价格基本取决于各国央行放水的力度。
  只要央行大力度放水,资产价格就会水涨船高。
  而一旦央行开始收水,资产价格也必然会开始下行。
  所以实际上,相比上个月对股市和房市的一系列严控措施来说,我觉得马骏的这番言论,更值得大家注意。
  这也是央行下半年货币政策走向,有比较具体的一些方向参考。
  下面这段话,基本意思就是说,为了防止房市和股市出现资产化泡沫的风险,下半年不需要加码逆周期调控的力度。
  当然了,马先生这段话,只是说应该维持当前货币政策的逆周期调节力度,虽然认为没必要加大力度放水,但也没有说要缩紧。
  我个人认为,这是因为关于货币政策是否缩紧,毕竟影响牵扯太大,不能轻易的做出一个结论。
  反而更适合在不说的情况下,悄悄的进行。
  所以其实明确表达不进一步放水,已经是尺度比较大的一个公开言论。
  毕竟我们能看到的正式层面的表态,大都是“灵活适度”这种比较模棱两可、可进可退的一个用语。
  那么我们来具体看看央行最近几个月所做的一系列行为。
  7月20日~7月24日,央行资金净回笼6177亿。
  而整个7月份,央行共开展7700亿元逆回购操作和4000亿元MLF操作,由于本月共有11400亿元央行逆回购到期和6977亿元MLF到期,所以实际上7月份央行实现资金净回笼6677亿。
  这不单单只是7月份这样,实际上5月份开始,央行就一直在持续的进行资金净回笼。
  关于这个资金净回笼的概念。
  央行目前的日常货币投放工具是“逆回购”和“MLF操作”这两个。
  央行通过逆回购和MLF操作,来把货币投放到市场,也就是俗称的放水。
  但逆回购和MLF操作都是有时间限制的。
  比如说,MLF操作是相当于央行借一笔钱给商业银行,这笔钱的利息就是MLF利率,既然是借贷就有还款周期,比如3个月或者6个月。
  所以MLF的中文名称是“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周期不会太长。
  一旦还款周期到了,商业银行就要把从央行借的钱,还回去,这就是“资金回笼”。
  不过一般来说,央行会在回收资金的同时,去放新的钱到市场。
  比如假设本周有3000亿MLF到期,而央行本周进行新的4000亿MLF放水,这意味着旧的3000亿收回去,新的4000亿放出来,实际上资金就净投放到市场1000亿。
  但反过来,本周有3000亿MLF到期,央行本周只进行了1000亿的MLF放水,那么就相当于整个资金池少了2000亿,被央行收回去。
  这就叫做资金净回笼。
  在当前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箱里,除了降息和降准这样的重磅操作,逆回购和MLF操作就是央行的日常操作,会对整个资金面情况做一个比较细微的调整。
  但我们从整个5月份、6月份、7月份,央行持续资金净回笼。
  同时这段时间MLF利率一直维持不变,没有出现很多人期待的降息。
  再加上马骏的这番言论,其实背后都透露一个信息,下半年别想着要降息了。
  很多地产经济学家,还有券商机构,都因为自身的屁股问题,一直长年累月的高喊降息。
  目前情况看,恐怕他们是要再次失望了。
  其实在我看来,下半年别说降息,央行还仍然可能会通过MLF和逆回购,来悄悄的不断对资金做净回笼操作。
  这主要是因为,当前我国经济,面临较大的“滞胀”压力。
  这个滞胀意思是,经济下行的同时,又出现通货膨胀。
  这种情况下,央行很难通过降息去刺激经济。
  因为一旦降息,整个货币水龙头放出来,会因为经济下行而没办法顺利传导到实体经济,反而可能进一步推升股市、房市等资产泡沫的问题,同时还会引发全面的恶性通胀。
  这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央行都必须要尽力避免的最糟糕局面。
  其实大家应该都有感觉到,最近几个月,不管买什么东西,似乎都贵了一些,特别是买食品。
  这其实并不是错觉。
  以猪肉价格为例,进两个月因为国外疫情的影响,导致我们不敢进口猪肉,这使得猪肉价格又开始上涨。
  上图是全国猪肉价格的“出栏价”,这里要注意出栏价通常比市场上的价格便宜一半,所以上图的单位是元/公斤,大家自己换成元/斤就是我们在市场上看到的价格。
  从上图的猪肉价格走势图可以看到,在今年3月份猪肉价格达到一个峰值之后,整个3-5月份猪肉价格有所回落。
  从接近40元,回落到30元左右。
  但6月份开始,猪肉价格就开始反弹,目前又再一次接近了40元大关。
  猪肉价格的上涨,实际上也带动了6月份的CPI数据停止下滑的趋势,开始小幅回升。
  明天正好也是公布7月份CPI和PPI数据的时间节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恐怕7月份的CPI数据,仍然还会有所上升。
  毕竟7月份猪肉价格确实涨了不少。
  很多人对于CPI和猪肉价格的关系,一直有着“剔除猪肉,CPI是通缩”这样一个比较皇帝新衣的说法。
  居民消费指数的通胀趋势是客观的现实,不存在剔除猪肉就是通缩这样的自欺欺人情况。
  要按照这种说法,CPI指数里只要哪个价格上升,就剔除哪个,那么CPI指数就会永远通缩,永远不会通胀。
  但毫无疑问,这只是自欺欺人的行为。
  而且实际上,猪肉价格的上涨,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一旦猪肉价格上涨,会带动其他各类食品的上涨。
  这一点大家日常去买菜消费应该会有所感受。
  其实今年整体的食品价格,不单单只是猪肉价格上涨。
  比如说我在今年2月份曾经分析过玉米的价格在今年里可能会持续上涨。
  而玉米期货的价格,也走了一波较大的涨幅。
  其实不单单是玉米,比如鸡蛋价格最近也涨了不少。
  比如7月份的鸡蛋批发价格涨幅达到了67.5%。
  而且不单单是食品类,最近几个月,各类大宗商品都走了一波较大的上涨走势。
  比如铁矿石在3月份之后,也走了一波较大的涨幅,近乎翻倍。
  其他不管焦炭、豆油等各类大宗商品,最近几个月基本都是在持续上涨。
  这些意味着,各类原材料价格都在过去几个月持续上涨。
  而原材料和食品价格的上涨,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带来这样一个巨大的通胀压力。
  所以在面对这样巨大的通胀压力情况下,央行已经不太可能在下半年进行降息,不是不想降,而是不能降。
  我去年曾经说过,飞天的猪肉价格所带来的巨大通胀压力,实际上已经锁住了央行的货币工具箱。
  只有出现较大的经济危机,比如2月份爆发的疫情,3月份全球资产暴跌的情况下,央行才有可能打开这个货币工具箱,进行诸如降息降准的操作。
  而一旦这样的危机没有出现,央行的货币工具箱就会重新上锁,用来应对可能到来的更大规模经济危机冲击。
  这一点,马骏在这次的采访里,也有提及。
  其实上图这段话,我觉得是最需要大家注意的。
  他在这段话里提到,未来经济还有很大不确定性,比如中美关系会不会严重恶化,小银行会不会出点事,地方融资平台会不会出点事。
  这些我们并不知道。
  所以,为了应对“万一出事了”,我们就需要留有更多的子弹。
  这实际上就是我一直跟大家说的,我们需要在更大规模的经济危机冲击到来之前,尽可能保留有子弹,而不能一下子打光。
  所以,反过来说,如果接下来央行有可能降息的唯一情况,就是系统性的全面危机出现,我们为了应对这样的危机冲击,才会去把最后攒下来的这些子弹,全部打光。
  换句话说,下半年如果经济运行平稳,那么我们反而可能收缩资金,争分夺秒的多积攒一些子弹冬粮。
  而下半年,或者明年出现了全世界范围内的更大规模世界经济危机冲击,出现至暗时刻,那么央行才有可能把攒下来的这些宝贵子弹,重新打出去。
  不过,现在对我们来说比较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这个经济的“滞胀周期”问题。
  以前跟大家提到过,美林时钟的经济周期分4个,复苏、过热、滞胀、衰退。
  复苏期:通缩+经济增长。
  过热:通胀+经济增长。
  滞胀:通胀+经济下行。
  衰退:通缩+经济下行。
  这其中,滞胀是最特殊的,那就是一边通胀,一边经济下行。
  这个反映在CPI上升,PPI下降。
  3月份全球资产暴跌之后,4-7月份,基本上全球资产包括大宗商品都出现较大涨幅。
  但我们的PPI数据,也就是工业出厂价格依然还是维持在比较低迷的区间。
  这里我们应该看到一个问题是,一边是大宗商品等原材料价格出现大幅度上涨,一边是工业出厂价格低迷。
  这会直接带来一个结果,就是整个工业利润的下降。
  反映在宏观经济,就是“实体经济不景气”。
  滞胀周期就是这样,一边是居民消费价格持续上涨带来的通货膨胀压力,一边是实体经济持续下行的衰退压力。
  通俗说就是:钱越来越难赚,而消费价格却越来越贵。
  这种冰火两重天,是各国央行最头疼的一种困难局面。
  因为如果出现经济过热,加息就行了。
  如果出现衰退,降息就行了。
  唯独滞胀是降息也不是,不降息也不是。
  这种情况下,央行只能是有所取舍。
  假如当前面临较大的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危机可能。
  那么央行必然只能尽可能的提前攒好子弹和冬粮,来对此进行应对准备。
  从当前美国经济的表现情况看,其实世界经济危机已经是明确爆发了。
  但基于美联储的无限印钞续命,世界经济危机所积攒的这种冲击威力,还没有完全释放出来。
  而一旦美联储停止无限印钞续命,亦或者美联储的无限印钞达到了一个极限的阈值,导致美元彻底崩盘的话,那么一直被强行压着的世界经济危机,反而可能爆发更大更强的威力。
  这一点,实际上也是央行当前全力在提防的“系统性风险”。
  现在央行的各路人马,应该是我们经济领域最有危机意识的一群人。
  这其实就跟任何一个将军,都要把战争作为一种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去高度提防,是一个道理。
  国防领域,总是要把事情往最坏的方向去考虑,这样才能避免万一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了,我们不至于完全没有准备。
  这是一种防范于未然。
  从这一点看,我们的央行在应对世界经济危机的可能性时,能多一些这种危机意识,能有提前多攒子弹的想法,是非常好的,比欧美国家这种只顾着眼前续命,要负责任得多。
  所以,从国家层面来说,各行各业在这样的关键领域,都还是需要有这样一批有危机意识的人,来帮我们未雨绸缪。
  这样的话,万一真发生最糟糕的情况,我们也仍然还有应对方案,来解决问题,来应对危机。
  而如果最糟糕的情况没有发生,那么也算是皆大欢喜。
  这就好比最好的救灾,就是通过提前预防,让灾难不要发生。
  所以真英雄往往默默无闻。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