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怎么玩

股市中赚谁的钱

未知

  我们在股市中究竟赚谁的钱?在股市中我们究竟赚谁的钱?这是一个投资者需要清楚的一个看似简单却有十分重要的问题。简而言之,我们在股市中赚两种钱,一种是企业成长的钱,另一种是所谓市场先生奖赏的钱。从出发点和落脚点来看,我们最终还是要赚企业成长的钱。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其他的钱可以赚吗?答案是?没有。我们可以借助简单的公式来进行理解。股价等于每股收益乘以市盈率,公司的市值等于企业年利净利润率乘以市盈率,这个公司就告诉我们,一家公司的市值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公司的净利润,另一个是市盈率,一家公司的利润增长了,在同等市盈率条件下,市值自然会相应的增长。同样在净利润不变的情况下,一家公司市值的大小取决于它市盈率的放大或缩小,从短期来看,这种放大或缩小的作用会更大。换句话说,就短期来讲,市场先生的评价貌似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但是投资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我们为什么是企业的成长?第一我们说价值投资者要做企业的分析师,而不是市场的分析师。公司作为经营实体经究竟经营得如何,我们其实是可以判断的。比如说我们可以通过阅读年报或者到公司进行实地的调研,可以分析判断经营的状况,而且这核对市场的波动,也就是我们说对市场先生脾气的把握相比这个的难度要小得多。进一步的说,我们做企业的分析师显然比做市场分析师的难度要小得多。第二,价值投资者其实并不排除去赚市场先生奖赏的钱。

  我们之前提到过格雷厄姆说市场线上就像是一个狂躁的抑郁质抑郁症患者,当他抑郁时可以给我们提供低价买入的机会,当他狂躁的时候给我们提供获得奖赏的机会,所以对于市场线上的奖赏,我们肯定是欣然微笑接受的。第三,我们在投资中经常会遇到,就是说市场先生长期患有深度抑郁,就是长时间很长时间,甚至数年不反映一家公司的实际价值,哪怕这家公司很优秀,而且成长性不错,此时价值投资者应该怎么做呢?我们听一听格雷姆怎么说,1929年美国股市面临可能崩盘的危险,国会特地请来一些专家召开意见听证会。

  这个时候格雷厄姆也参加了这次的听证会,会上美国的参议员、银行业的委员会的主席就对格勒姆说,如果你发现某种商品的价值,值30美元,而现在你只用10美元就能买到它,并且你已经买下了一些这样的商品。那么显而易见这种商品的价值只有得到别人认可时,也就是说只有当有人愿意以30美元的价格从你手中买回去的时候,你才能实现其中的利润。把这个道理用在股票上,你有什么办法能够使一种目前廉价的股票最终实现他自己的价值?

  格雷姆的回答是,这个问题正是我们行业的神秘之处,但经验告诉我们,市场最终会使股票达到它的价值。也就是说目前这支价格很低的股票,将来总有一天会实现它的价值。格雷姆说的神秘之处究竟指什么?今天我们已经知道他说的是市场的这只无形的手,也就是价值规律最终会发生作用,进一步的讲,这实际上涉及了市场是否有效或无效的问题。市场究竟是有效还是无效?我们说市场先生是狂躁抑郁是用患者是短期而言的,也就是说短期的市场常常是无效的,尽管上它表面上对利空利空或利好也会做出相应的反应,但是这种反应常常是情绪化的反应,呈现出的是一种无效性。

  但是如果长期来看,比如说三年、5年、8年、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如果是长期来讲的话,市场会表现出惊人的有效性,也就是一家公司的股价的上涨的幅度和其增长的业绩是完全正相关的。而且时间越长,这种相关性的机机制越紧密,就像格雷姆所说,市场短期是投票机,长期是称重器。尽管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市场会对一家企业的内在价值进行反应,但是终有一天市场会对一家公司的内在价值进行准确的反应。德国的大投资家安德烈科斯托拉尼有一个十分形象的比喻,他将这个问题说得很清楚、很透彻。

  他说股价和一家公司的关系就像狗与主人的关系,表面上这只狗有时跑到主人前面,有时跑的主人后面有时跑得很远,但是这只狗只要是跟主人在一起,他就早晚会回家的。这个主人其实就是公司的内在价值,而这只狗自然就是涨涨跌跌的股价,也就是市场线上的每天的报价。我们究竟是做投资者还是做交易者,这是进行股票投资的一个首要问题。首要问题首先要搞清楚了才可以去谈其他问题。这里说一下,我们将市场一般其实定位为两种参与者,那一种参与者是想要当公司的股东,他考虑的问题和出发点和落脚点就是从做生意的角度去出发,立足于赚企业成长的钱,尽管不排除也会在某一时段成为一名交易者,来接受市场线的奖赏。

  更多的投资者可能会想去直接赚市场钱生的钱,不管他们是以估值K线作为参考,还是以业绩为衡量标准,本质上他们都是以谋取市场的差价为目的的交易者。说得透彻一点的话,这些操作的本质其实与市场上那些菜贩子并没有什么两样,但这种交易并不违法,也不是道德,相反还可以给市场贡献出更多的流动性。我们如果长期这个市场都是长期不交易的价值投资者的话,这个市场确实要变得死气沉沉的。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